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旧 版
您的位置: 北京科普之窗 
> 多彩生活  > 时尚先锋  > 个性展示 
在东北试水法律大数据创业
2017-06-16 阅读次数:

  
    有过人才投奔的惊喜,也遭遇过技术团队“一夜走空”的沮丧。创业两年后,法学博士刘思铭的体会是,留住人才比吸引人才更难。

  两年间,他创办的长春把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把手科技”)推出了全国首个集成法院裁判文书和检察院检察文书的免费司法案例检索平台——“把手案例”2.0版。通过它,可以查到全国类似案件的审理和判决情况。刘思铭说,类似案件的统计数据和分析可以为疑难案件的解决提供参考,从而弥补司法人员和律师的个人经验不足。

  两年间有很多艰难时刻,但刘思铭从未怀疑过他选择的法律大数据的创业领域。在他看来,有了法律大数据,很多疑难的司法案件可能会有章可循。

  东北创业,成本低

  两年前辞职创业时,刘思铭是吉林大学团委副书记。周围朋友惊讶,“不继续做行政可惜了”。可他还是想改变一下生活和工作状态。

  刘思铭发现,国内互联网信息技术在法律领域的应用相对滞后。市面上大多是法律电商和法律门户网站,做法律大数据分析和服务的互联网企业很少。

  尽管互联网领域创业大都在“北上广”,刘思铭却觉得留在长春,依托母校吉大的法学学科优势,也能吸引来志趣相投的伙伴。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东北创业,成本低。

  但现实不容乐观,对二线城市长春而言,想吸引优秀的法律人才并不容易。好在“把手科技”以法律数据开发和咨询服务的清晰定位,让多位法律和计算机人才愿意放弃一线城市的高薪和稳定工作,加入其中。

  去年,北大法律硕士向晨韵加入了“把手科技”。此前,她在北京一家不错的法律服务公司做知识产权代理。这个为了爱情来到吉林的湖北姑娘,原本可以再找一份高薪工作。在她看来,在发展成熟的公司,有资深老师带,很快就能上手,但也会很快遇到职业发展瓶颈。

  如果向晨韵继续留在以前的单位,职业上升空间显而易见:从助理做起,短期内有可能成为项目组组长,可要熬到部门主管就得若干年后了。现在她在“把手科技”负责开发相关服务产品,诸如大数据与分析报告、法律风险防控、法律检索相关培训等。虽然薪资仅为在北京工作时的一半,但她更看好法律大数据领域的发展前景。

  去年,在央企做了5年法务工作的齐亮也辞职来到了“把手科技”,成为产品部总监。“在以前的单位里干多干少,收入差距都不大,有种提前养老的感觉。”虽然现在的薪水比以前少很多,已经娶妻生子的齐亮还是顶着压力选择了“把手科技”。

  在刘思铭看来,司法部门和律所等还不太习惯使用法律大数据来处理问题,法律行业的标准化和专业化的路还很远。这也正是法律大数据开发的价值所在。法律大数据开发是一个纯蓝海市场,没有领航者,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遭遇技术团队一夜走空

  但人才引进容易,留住难。“把手科技”聚集创业伙伴的同时,也曾遭遇过技术团队的“一夜走空”。

  去年,刘思铭准备找融资,与一位投资人达成了初步意向。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谈判期间,一起创办公司的技术合伙人选择撤出。理由是,无法继续认同公司未来的发展理念。

  更让刘思铭措手不及的是,合伙人带领的6人技术团队也一起离开。不仅如此,原本有意向的融资也投给了这位技术合伙人。

  双方的分歧在于: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合伙人想用计算机程序来替代人工法律服务,而刘思铭则坚持计算机程序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是用来弥补法律服务中人的经验不足,而不是取代人工法律服务。

  技术团队一夜走空,导致当时刚上线不久的“把手案例”搜索引擎1.0版和正在做的数据分析项目无法正常运行。为解燃眉之急,刘思铭联系了在外企工作的大学同学张沛轩帮忙。

  张沛轩看好刘思铭的创业项目,他深知这位老同学在大学时就显露了创业潜能。在吉大读大一时,还是校学生会信息工程部干事的刘思铭,用一年时间就把只有两个人的部门变成了学生会第一大部。

  现任“把手科技”技术总监的高新宇,也毕业于吉林大学,是刘思铭的旧相识。此前技术团队撤出时,也一并带走了搜索引擎的开发技术。高新宇接手后,开始重新开发和构建。

  最新上线的“把手案例”2.0版,界面更美观,搜索也更精准,搜索选项从10多个扩展到50多个。此外,原来1.0版本只录入了1600多万份裁判文书,2.0版本则把已经公开的裁判文书都补充进来,还囊括了已公开的150万份检察文书。

  “把手案例”不是对法律文书进行简单收录,而是对其进行精细加工和挖掘。高新宇介绍,先用自主开发的文字分割程序把原始案件司法文书分割成小段落,再转换成思维导图、流程图或图标等形式,这样可以缩短受众的阅读和分析时间。最新版本的“把手案例”还将司法文书分类成知识产权、破产、房地产、银行等多个子库。

  依托法律大数据提供服务

  一方面通过维护和迭代法律文书搜索引擎树口碑,吸引客户。另一方面靠承接法律数据分析服务项目维持公司正常运营。

  最初,“把手科技”在微信公众号上推介自己的产品和服务。“第一次推文,估计一天能有几百人浏览就不错了,没想到当晚阅读量就超过5000。”刘思铭说,第一个服务项目是人家主动找上门的,给长春二道区人民法院做裁判文书质量分析。

  此外,为了推介公司产品,“把手科技”还会把产品手册主动寄送给司法机关和企业等目标客户。靠着“把手案例”积攒的知名度,多家法院和检察院邀请他们去做法律信息化动态或是法律案例搜索的培训。团队成员还经常参加一些司法大数据会议,推介服务项目,跟专家和同行交流。

  “就全国而言,目前从事法律大数据分析与开发的企业还不多,要想法律大数据行业有更长远发展,就得大家一起努力,把市场做起来。”刘思铭说。

  凭借专业的数据分析服务,“把手科技”曾联合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吉林大学司法数据应用研究中心,承接了最高院2015年司法调研重大课题——《人民法院案件信息资源开发与应用有关问题调研》。他们还依托法律案例大数据,为电力企业和高速公路管理部门做法律风险防控,提供日常管理和诉讼解决的参考依据。

  “最好的营销是口碑拓展。”刘思铭开会时,经常说“要把每个项目做成艺术品”。公司成立两年来,“把手科技”提供法律数据咨询服务范围涉猎裁判文书质量分析、联合诉讼、个案咨询、企业法律风险防控、司法大数据分析报告和培训等大小数十个项目。

  现在,为了稳定团队,刘思铭把核心成员吸纳成了公司股东。去年“把手科技”入不敷出。今年则好很多,目前所承接的项目已经能满足本年度的开支。

  对于今后的发展,刘思铭计划为特定的客户群体设计专属的法律信息化服务产品,让更多人受益于法律大数据带来的便利。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培莲

  责任编辑:冷媚
 

作者:中国青年报 作者: 王培莲 文章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2017-06-6)
发表评论】【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