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 北京科普之窗 
> 科技前沿  > 软科学 
城市“未老先衰” “智慧”或成治理良方(图)
2017-04-18 阅读次数:

    我国已成为世界智慧城市创新的主试验场,世界规模最大的智慧城市产能市场。据统计,截至目前,我国100%的副省级以上城市、87%的地级以上城市,总计约500多个城市提出或正在建设智慧城市,约占世界智慧城市创建总数的一半。我国智慧城市市场规模估计在2.3—4.1万亿元左右,并将在“十三五”期间集中释放。

  城市地下遍布管廊,轨道交通等出行方便,人们通过高速信息通道工作、生活……集绿色、森林、智慧于一体的未来城市或许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然而,与此相对照的现实却是,当前我国城市雾霾严重、交通拥堵、垃圾围城,人口和水资源矛盾突出……近日,在河北保定举行的“智慧城市发展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原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表示,上述种种“城市病”正是我国城市“未老先衰”的体现,而智慧城市将成为解决城市病的一大良方。

  政府该关注“公共品”而非“商品”

  智慧城市就是运用信息和通信技术手段感测、分析、整合城市运行核心系统的各项关键信息,从而对包括民生、环保、公共安全、城市服务、工商业活动在内的各种需求做出智能响应。其实质是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实现城市智慧式管理和运行,进而为城市中的人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促进城市的和谐、可持续成长。

  国务院要求,到今年底,我国所有市县都要形成数字化管理平台,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鲜明的智慧城市。

  据统计,目前住建部277个智慧城市试点中,70%以上做完了顶层设计,30%以上开始真正实施。智慧城市不仅包括信息化等,还有很多基础设施产业园,智慧城市试点共有3600个项目,总投资约1.3万亿元。

  仇保兴说,当前“智慧城市”在设计上存在诸多误区,不少概念容易混淆,其中一个就是把“商业品”当做了“公共品”。

  “现在,有的地方政府谈起‘智慧城市’,就是要发展电子商务、智慧旅游、滴滴打车等,这就进入了一个误区,干了在市场上可以大有作为的‘商业品’,而忽略了政府自身原应关注的‘公共品’。”仇保兴说,政府在进行“智慧城市”设计时应聚焦“公共品”,即在城市节能减排、绿色发展新模式上多下工夫,而不是去和企业抢空间,设计“商业品”。

  仇保兴说,“智慧城市”设计存在的另一个误区是将“手段”与“目标”混淆。有地方政府以为“智慧城市”是一个单纯的目标,其实“智慧城市”设计更多是手段,是指在城市规划、建设、管理中应用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等新技术,“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构成一个闭环”。比如北京智慧城市建设有一个重点,即无纸化办公、政府管理信息化、政府大数据,但这是政府要做到“自己的便利”,而非让民众便利。政府把这作为建设的目标,其实应该是手段。

  核心功能是智能和服务

  智慧城市是什么?政府究竟应该怎么做?仇保兴说,政府最重要的职能是提供足量的、优质的公共品,建设好的人居环境。智慧城市设计应注重政府与民众的彼此关系,而非政府自己怎么智慧化,与民众无关。如果不搞清楚这些误区,“我们智慧城市就不知道怎么下手、怎么设计,不知道怎么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建设。”

  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尚勇也表示,智慧城市是利用先进信息技术以最小的资源耗费和环境退化为代价,能实现最大化的城市经济效益、最美好的生活品质。因此,智慧城市的核心功能应该是智能和服务。

  世界银行测算,人口百万以上的城市建设“智慧城市”,在投入不变的情况下,实施智慧管理,城市发展红利将增加2.5到3倍。

  尚勇说,在智慧城市中,企业焕发出活力,个人享受到国家服务,社会提供无微不至的保障,更重要的是要确保城市安全。推进城市科技文化和诸多领域改革,促进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城市管理服务融合,提升城市智力和服务水平,建设综合性城市管理数据库,发展民生服务智慧应用,实现科技让生活更美好的目标。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对新型智慧城市的追求,最终要落实到以人民为中心上。

  建设过程企业应强化担当

  即使有这么多城市在轰轰烈烈地建设智慧城市,但“结合美国、欧盟和西班牙等国家地区智慧城市权威机构的测评,我国智慧城市建设水平尚未进入先进行列。”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数字城市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徐振强博士说。

  徐振强分析说,我国开展智慧城市建设,存在重硬件投入,少市民沟通参与;建设模式相对单一,对经济成本和后期商业模式思考探索不足;对优化城市发展环境,增强城镇功能、培育智慧产业的智慧顶层设计和实施部署力度不够;社会资本参与建设和运营的渠道、机制和水平有待提高等问题。

  同时,我国在快速城镇化进程中,以生态破坏为突出表现的城市体系的脆弱性快速显现出来。城市内涝、交通拥堵、雾霾频发和高房价等都是城市脆弱性的典型表现。

  其实,当前发达国家城市也同样面临严峻的脆弱性问题。据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对美国361个城市的评测,美国40.2%的城市弹性处于差或极差的状态,其中较为知名的城市包括迈阿密、洛杉矶、亚历山大和奥兰多。

  在脆弱性认识之上,“骨干企业在智慧城市事业中应强化担当”。徐振强说,我国智慧城市产业涉及企业主体,去年产值占GDP约5.6%,而同期房地产业比例为6%。据统计,世界财富500强中美国从事智慧城市的骨干企业约14家,像IBM、Intel、亚马逊等,这些企业去年营业收入占美国世界财富500强12.1%,达1.048万亿美元。而我国世界财富500强中涉及智慧城市业务的主要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华为等,去年营业收入合计3096万亿美元,约为美国智慧城市骨干企业收入的1/3,而利润仅为美国的1/9。

  创新迈开转虚向实步伐

  “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应注重突破和自我革新。”徐振强说,应基于智慧应用,促进城市脆弱性机理认知与韧性建设。

  徐振强表示,智慧城市行业协同机制是实现信息技术、规划建设、行政管理、用户消费和融资运行等多元化集成创新的关键,也是智慧城市建设推进的重要力量。自2011年开始,我国就陆续出现与智慧城市相关的联盟,截至去年12月,全国各类联盟数量总数超过40个,联盟有全国性的,也有区域性的;联盟建设模式有公共合营、公私合营和私营合营等。这些智慧城市联盟的协同创新中心,都有转向培育综合实体经济的趋势。

  智慧能源是打造智慧城市的主要部分,也是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一个重要的突破口。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副研究员潘崇超说,从智慧能源建设看,技术上的突破约占30%,政策机制突破约占70%。

  仇保兴进一步解释说,当前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比例日益加大,多使用可再生能源,意味着减少冬季空气雾霾污染。“手机里免费装一个软件,出门时关掉家里的智能暖气系统,关掉后室温保持在零上5摄氏度不冻坏;到家前半小时用手机软件开启室内供暖,到家时屋里就暖和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系统就能大幅节能。”专家们的眼里,智慧城市的打造跟每一个普通人都息息相关。

  责任编辑:符雪苑
 

作者:本报记者 李 禾 文章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2017-04-18)
发表评论】【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