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 北京科普之窗 
> 探索自然  > 首页推荐 
北京寻兽记:北京曾生活着40种野生兽类(图)
2017-03-03 阅读次数:

  在多数人眼里,像北京这样的超级大都市早就不存在荒野了!

  但是,从2015年11月一直到2016年冬天,有一群自然爱好者偏偏选在了北京寻找野兽。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进行持续的科学的野外监测。

  2017年春节之前,这个名叫Task Force 010的志愿者团队在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举行了一场分享大会,公布他们一年多时间发现的北京的“神奇”动物。

  TF010来自于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简称“猫盟”)。猫盟是一家以科学保护中国本土野生猫科动物为目标的民间志愿者组织,2016年入选了美国国家地理年度探险人物评选中国区十大年度提名探险家。

  猫盟的足迹遍及了东北、华南、西南、西藏,他们一直坚持,先有监测、研究,再谈保护。TF010这个在北京成立的别动队走的是猫盟一贯以来的路子,先装红外相机,摸清北京兽类的物种多样性情况。

  过去,北京曾生活着40种野生兽类,有金钱豹,有豺、狼,如今可还有它们的身影?仍然存在的野兽活得还好吗?这群自然爱好者已经有了初步的答案!

  深入荒野

  如今,北京的常住人口达到了2100多万,但这个超级大都市一半以上的面积都是山地,太行山和燕山在这里交会。残存的荒野也许就在城市人的身边。

  “猫盟”的创始人之一大猫(宋大昭)介绍说,北京的特殊还在于,这个野生动物区系有由古北界向东洋界过渡的特征,很多南方物种和北方草原、山地的物种都曾出现在这里。“这些年来,由于大批观鸟人士持续的观察,北京鸟种记录从200多种上升到现在的480多种,可是,人们对当地野生兽类的观察和了解几乎没有。”

  于是,TF010先在北京郊区选择了三个样地调查点,分别是延庆的凤驼梁、怀柔的长哨营以及河北小五台山前的湿地,它们代表了三种不同的生境特点,有大片阔叶林、针阔混交林和原生冲积平原湿地。在大量栖息地被割裂、丧失的今天,这些地点可以为一些野生动物提供较好的生存环境。

  对于北京的户外爱好者来说,这些地方也许并不陌生,但要想做好观察和监测是另一回事——地形预判、确定野外样线、痕迹搜集、安装红外相机、数据回收、分析评价,这是TF010一整套生物多样性监测的流程。对于普通志愿者而言,学会寻找野兽留下的蛛丝马迹,知道该在哪里安装红外相机,是了解它们的两大法宝。

  在城市周边的荒野,除了常见的兔子、松鼠,遇见野兽的概率非常小,多数时间,能够看到的只是它们留下的痕迹,有时甚至是极细微的。大猫介绍说,食肉动物为了做出领地标记,经常会留下刨痕和粪便;有蹄类动物一般会在固定的地方排便;冬天,野兽经过雪地会留下一连串足迹。因此,练就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学会分辨痕迹,是TF010一项重要的入门技能。

  搜寻痕迹是安装红外相机的重要依据,布设在哪里才最有可能捕捉到野兽的镜头,猫盟对此很有经验。这些年,他们在山西太行山区布设了近100台红外相机,几乎每一台都拍到过豹子,已有的视频记录多达3000多条。

  “我们最大的本事,就是用最少的相机拍到最多的动物。”这一点,大猫特别自豪。进了山,只要观察好地形、植被、动物痕迹,他们就能大致判断哪些是野兽的必经之路。

  志愿者们想要学到这一招,除了训练自己的眼力,还要把自己想象成野兽,像金钱豹这样的大型野兽不会放着兽道不走而去钻灌木丛。选择相机固定点时,还可以模仿动物行走的身姿,计算高度和步速,从而确定相机是否能够拍得到它们。

  每装一台相机,猫盟的固定成员通常两三个月后必须进行一次严格的回访,检查是否有误触发、干扰等情况,根据监测效果决定是否需要调整相机位置。

  寻找北京的神奇动物听上去很诱人,可其实是件苦差事。和一般的自然观察活动不同,TF010需要一年四季反复前往同一个区域,直到所有的新鲜感全都消失。在大猫看来,这么做是为了了解动物在不同季节的完整的生活史。只有通过持续的监测,才可能知道它们生活得到底好不好,从而得到科学的生物多样性资料。“尽管很枯燥,仍能对荒野保持兴趣,这是很重要的事。”

  2016年里,一共有42名志愿者参与过TF010的行动。猫盟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自然爱好者加入到生态监测中,培养出更多专业的生态保护者。他们坚信,保护一定是从了解开始的!

  野兽的失意

  大型猫科动物是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如果一个区域的生物圈中存在虎、豹这样的大型猫科动物,就能证明那里拥有一个完整的食物链,生物多样性处在一个健康发展的状态中。

  让TF010颇感遗憾的是,凤驼梁和长哨营两处监测点10台红外相机(丢失两台)一年记录的有效数据显示,可识别的兽类总计只有16种!

  其中,北京荒野只有一种小型猫科动物——豹猫,而大型有蹄类只发现了西伯利亚狍和野猪。除此之外,是果子狸、黄鼬、狗獾、猪獾、貉、蒙古兔、刺猬、五种松鼠和一种跳鼠。

  无论是在非洲、北美还是中国的青藏高原,大型有蹄类的壮美迁徙是满足人们对于荒野想象的最典型的画面。就算在北京,诸如狍子、麝、斑羚、麋鹿都曾经是这里的定居者。

  可这次调查两处监测区域都只拍摄到一只公狍。尽管狍子在北京的记录一直存在,种群数量却始终无法提升。常被误以为“家族兴旺”的野猪,在镜头里同样“形单影只”,除了2015年冬季拍摄到4只,其余都是独个。

  “在任何一片荒野,如果不见了有蹄类动物,实在是一件让人心痛的事情。”大猫直言。大型有蹄类动物的锐减直接导致该区域大型猫科动物的缺位。

  小型猫科动物豹猫虽然在两处检测地点都有出现,在凤驼梁还拍到了小豹猫,证明生活在那里的它们存在繁殖行为,可能拥有一个小型种群,但长哨营的情况并不乐观,很多适合豹猫活动的地点没有它们留下的痕迹。大猫的总体感受是,跟山西有金钱豹的地方相比,豹猫的拍摄率要低得多。

  不过,让TF010有些意外的是,貉在北京荒野的出镜率很高。在凤驼梁,从春天苏醒直到再次冬眠,都有它们一家活动的身影。貉是比较少见的遵循一夫一妻制的小型食肉动物,过去在北京的记录较少,对它们生活史的了解和研究也比较缺乏。大猫希望,通过对它们的持续监测,可以进一步了解幼年貉独立、扩散、繁衍生息的过程。

  “总体来说,北京荒野整个食物链的顶端已经彻底消失,生物多样性远远达不到健康状态。”大猫指出的主要原因人们也并不陌生,就是栖息地的丧失和碎片化。

  主要的兽类没有足够的连续独立的生境,可供种群繁衍,它们甚至需要和家畜争夺领地,这也导致了人兽冲突的发生,村民会对豹猫、猪獾进行报复性猎杀。团队还注意到,由于大型食肉动物的缺位,导致家狗成为影响小型野生动物生存不可忽略的因素。此外,北京的盗猎现象依然存在,致使野生动物种群数量难以增长。

  华北豹能否归来

  在未来的3~5年,TF010希望能够进一步扩大生物多样性调查范围,覆盖北京所有郊县,并且保证每个区域至少持续一年以上的监测活动。事实上,这与猫盟的核心任务——华北豹保护也有着密切的关系。

  中国唯一特有的金钱豹亚种——华北豹历史上曾广泛分布在太行山—燕山一带,这正是它被命名的地方。可在过去二三十年间,极少有人能在山里看到这种顶级猫科动物。现在,关于华北豹所有的一手资料就是来自于猫盟。

  猫盟在山西太行山区找到了华北豹残存的种群,小五台则是河北唯一拍到野生华北豹的地区。对猫盟来说,暗藏的最大心愿就是让豹子从太行山南部一路向北,从山西跨过河北直至回到北京!只有种群有效地扩散、壮大,才能保证这个物种生生不息。

  但现在的猫盟还远远下不了这个结论。由于缺乏完整的监测网络,山西和河北的华北豹种群是否存在扩散、交流的现象尚且不得而知,如果它们的迁徙存在可能,那么重要的扩散廊道可能在哪儿是猫盟需要了解的关键问题。在大猫看来,相对于山西到河北,从河北到北京的路段,高速公路和大型村庄的阻隔作用更甚,豹子面临盗猎的危险也更为严重。而到了北京,如何保证它们拥有足够的栖息地和食物也是决定它们能否回归的重要因素。

  目前看来,这个计划困难重重,但在大猫眼里,豹子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大。“豹子是封闭生境的物种,哪怕是人为造出一些可以隐蔽的地方,它们就可以通过。”

  “不管是五年、十年、二十年,只要基于科学的监测和研究、分析,我们能够找到适合它们的、可恢复的生境和通道空间,持续地做好保护和恢复的工作,华北豹的回归就不会只是一种妄想!”大猫说。

  

作者:胡珉琦 文章来源:科学网 (2017/2/9)
发表评论】【打印文章
注:本文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的知识产权归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所有,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作者。本文内容如用于商业或盈利用途的,需取得本网站及权利人的书面许可并支付报酬。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